搜尋
  • 天主教信友平台

梵二與我

作者:耶肋米亞

(版權屬天主教信友平台所有,歡迎分享)





拜讀恩保德神父近日大作後,雖已有樞機文章在前及其他分享在後,仍按捺不住,想寫寫自己的感想。


我是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嬰孩領洗,在聖堂長大,當輔祭,在教會學校讀書。為我而言,教會生活一切是如此自然,是生命中的一部分。我沒經歷過梵二前,也沒經歷過萬事皆變的七十年代,的確沒有資格以經驗評論。八十至九十年代,享受改變後的成果,在我眼中,既然一切如此,教會也就是如此,這是理所當然的。


可是,成長於千禧年代,開始認識自己的信仰究竟是怎樣一回事時,才發現梵二不但餘波未了,更暗湧處處,眾多看似是基本不過之事,都是爭議的題材:領聖體的方式、舉行彌撒聖祭的方向、音樂、語言等。我開始閱讀教會的書籍,教宗寫的文件、禮儀的文件、《天主教教理》,更重要的是,我開始閱讀《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文獻》。我深深明白恩保德神父提及的感覺,就是神學、禮儀、靈修等,與我成長中所身處的,是完全另一套。神父及長輩們口中的「梵二精神」、一向讓我發揮創意及隨意為之的禮儀、結他鼓電子琴組成的現代聖樂、沒有培育只有團體活動的堂區生活,統統都未能在梵二文獻找到,不止如此,梵二教長們所提出的,更是與之相反的「憧憬」。


篇幅有限,我只分享兩件事。還有關於合一、神職主義、教育等,或許另文分享。


1. 「拉丁係舊野,教會而家唔用喇」

我一直以為,拉丁文乃上古世紀產物,現代教會根本用不上,我從來不知道教會的官方語言仍然是拉丁文。其實,梵二在准許在禮儀中廣泛使用本地語言前,清楚表示:「在拉丁禮儀內,除非有特殊法律規定,應保存使用拉丁語。」(禮儀憲章36.1)而在同一文件中,說明在「准許相當部分的本地語言,尤其在讀經及信友禱詞部分」後,又加上「但要設法,使信友們也能用拉丁文共同誦念或歌唱,彌撒常用經文中屬於他們的部分。」(同上54)

關於禮儀中的音樂,文件也說明「教會以額我略曲為禮儀的本有歌曲,所以在禮儀行為中,如果其他歌曲條件相等,則額我略曲佔優先。」(同上116)

今天,梵二後五十年,借問有那個堂區如何跟從梵二的「精神」呢?


2. 「我地唔夠聖召,要多d為聖召祈禱」

從小到大,一直都聽到這要求,我也視之為理所當然。可是,有誰曾研究過,聖召短缺的原因何在?我只列舉一個例子。在聖召短缺的教會內,有一類的團體是每年都有幾十位青年晉鐸的,就是那些過傳統禮儀生活的修會。聖伯多祿兄弟友愛會是其中之一,三十一年以來,共有三百二十位司鐸,現有一百四十五位修生;香港教區為例,現有修生七位,司鐸六十多位。你說,不能如此比較?你我心知肚明,梵二後的聖召,少之又少,你敢肯定與現有的教會生活無關?


恩神父不明白,「為甚麼特倫多現在如此盛行?」我猜想他想說今天的羅馬禮特殊形式,亦即俗稱的「拉丁彌撒」(此名稱非常錯,彌撒一直都是拉丁文的,新舊亦然)。或許,是因為年輕一代在此古舊的彌撒中,看得到教會對天主的忠誠。我與一眾青年朋友,並不眷戀特倫多大公會議,也不眷戀教會的其中一個時代。我們看重的,是教會內的人,是否忠於教會的訓導。


敬告各位神長,如果你們想以梵二的精神牧養信友,請先遵從梵二的各項改革,而非以梵二為名,行各自喜歡的事。否則,你們口中的「梵二精神」,實與中共的文化大革命無異。

12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