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天主教信友平台

香港「禮儀之爭?」

作者:微風


在主教公署公佈有關感恩祭選曲及講道的通告。大家在網上都有不同的回應,當然為一些重視禮儀的朋友,似乎避免將個人的政治立場混入禮儀是明智的,保障禮儀的莊嚴。但是在這香港的社會時勢,教區作出即時針對性的禮儀指示,目的何在?





1)為滿足不少藍絲教友,甚或藍絲教友團的投訴,部分獲宗座署理接見,之後便找某些神父「照肺」。滿足藍絲教友團之餘,也可以殺一儆百,特別關心和提醒黃絲神父們,要服從主教。 2)以免其他堂區有樣學樣。 3)跟一些和中聯辦關係密切的神長溝通後,類似新的安排是向中聯辦釋出善意。

因此,禁止在聖堂唱社會歌曲《願榮光歸香港》或提醒神父們善用講道,本來是教會內部的事務,不過教區事發一星期後高調處理,明顯便不再是單純一件禮儀紀律的事情。試問一間座落黃大仙,飽受催淚彈影響的社區,在一間一向非常關社的堂區,彌撒結束頌唱禮成詠以表達一些政治訴求,教區主教是否有必要在公教報以主教公署的形式發出通告?為何不先跟堂區主任溝通,理解事件,然後作出適當的內部指引(我們當然無權教導主教或未來主教如何處理教區事務)。教區如此高調處理這件事,我們不再單從禮儀的角度去分析,而是一件政治事件。 若大家對禮儀略有認識,都知道根本禮儀沒有禮成詠。禮成詠的習慣是由第4至第8世紀的禮儀開始,主教在彌撒結束時遣散信眾之後,離開聖堂,會由七枝爉焟引路回到祭衣房,並且主教沿途降福信眾;為表達當時教會禮儀的美麗,加上一些歌曲伴隨。相反,在彌撒中兩首很重要的歌詠分別是,進台詠和領主詠,它們都是強調當日禮儀的意義和中心思想,而且在禮儀書也明文規定內容。所以,禮成詠根本不存在,跟進台或領主詠的地位明顯有別。另外,按羅馬彌撒經書總論第90條的規定,在彌撒結束時甚至沒有把禮成詠訂為必需的歌曲。因此,教區對禮成詠的重視,遠超教會過去的傳統,簡直是可與第四至第八世紀的教會媲美。

事實上香港很多事也已政治化,故此各人對此主教通告,甚至禮成詠安排的解讀純屬個人猜測。同時,也為堂區造成不必要的壓力。(假若真是擔心禮成詠的內容,不如我們不唱;便足以令宗座署理釋懷)

156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