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天主教信友平台

陳樞機,願您平安

作者:羽絨

(版權屬天主教信友平台,歡迎分享)

今天1月13日,是陳日君樞機89歲生日,有見去年的「出賣行動」(撰寫有關爺爺軼事的文章)未有被他責難,亦知道最近他為很多事情擔心難過,故今年再提筆,希望在苦澀日子中,為他及大家送上一點甜。(長文慎入!)



[憐憫篇] * 2012年參加由樞機任神師的波蘭朝聖,當地領隊提醒各人若見到有人來問路錢,千萬不要給錢,否則只會引來更多人。但旅途上我們看到觸動人心的這幕——一位小孩走近爺爺要錢,樞機二話不說打開銀包拿錢給他。這位爺爺,從不認為別人建議的「應該」或「不應該」是必然道理,要做的,他就做;要幫的,他就幫。為他,當時幫助那孩子先於其他一切的考慮(相片1,謝謝團友捕捉到如此感動一刻)。

[受傷篇] * 樞機有次到大嶼山塘福懲教所探監,因錯過了每小時一班的巴士,他決定強撐上山⋯⋯兩天後的夜晚,他從房間出走廊時突然腰背劇痛,舉步維艱,送院檢查後,醫生推斷是因為強行上山所致。每次探望在囚人士,樞機總會把自己拋諸腦後,三、四時才吃午飯屬平常,更曾有一天探訪四個懲教所(上午羅湖,下午小欖、大欖加赤柱)囚友的紀錄。

* 一年聖誕,樞機邀請大批孩子到修院欣賞馬槽兼晚餐慶祝。黃昏時塞車,接載她們的旅遊車比原定時間延遲到達;怕小朋友餓壞的爺爺心急之下忘記開燈,摸黑走下長樓梯開閘給旅遊車進入,卻因此看不到最低幾級而跌下樓梯。他急以手支撐,同時聽到「啪」一下如骨裂之聲,一看之下,發現其中一隻手指跌歪了,第一指節更可以隨意撥左撥右⋯⋯本預備明早照X光的爺爺,第二天卻發現手指不再痛,扭曲的問題更一晚間消失於無形。最後,他當然沒有去見醫生。


* 又是某年聖誕前夕,有教友送上大塊巴拿馬火腿給樞機,他與修院的彪叔叔努力找來塵封已久的切肉機;切得不亦樂乎的兩老竟切出癮來,到市場買不同種類的火腿試驗不同切法。也許爺爺認為自己的切肉技巧已臻化境,決定要給修院的神父修生示範。一刀切下,只覺指頭一涼,原來火腿連一小片手指肉也被切去!記得當天是1月1日,因為樞機下午遊行時左手包紥得厚厚、拿著錢箱籌款的照片(相片2)被刊登了。


[捉狹篇] * 與樞機接載九旬老神父回修院,送了神父下車後,爺爺説:「神父今天坐車一定很舒服。」正暗自歡喜,他下一句才是點題所在:「因為你的車速非常『安全』。」

* 請爺爺在他撰寫的書上簽名,他加上一句「用祈禱送我上天堂」,我看到以後第一時間回以「啋」一聲(「大吉利是」之意⋯⋯我罪,我罪,我的重罪,身為教徒居然在主教面前如此回應【大力捶胸】)。這時爺爺瞄我一眼,慢條斯理回應:「我有寫上時間嗎?我又沒有說立刻要上天堂!」


[無奈篇] * 每次與樞機見面,臨走前也要他給我祝福,終於有次他忍不住說:「難道你認為我給你之前的祝福無效嗎?每次也要求!」但最終他也就範,給予多一次祝福。

* 知情人士告訴我,曾有外國記者知道爺爺有兩頂樞機小紅帽後,竟問他可否送舊的那頂予她,爺爺爽快答應。記者進而要求可否也剪一小撮他的頭髮;此話一出,樞機立刻知她所為何事,即時拒絕。這記者事後必定後悔自己因貪求將來有機會成為「一級聖髑」的頭髮,而失去了差點到手的「二級聖髑」(小紅帽)。很多外國信徒對樞機極為尊崇,相信他將來會被封聖;當然爺爺在香港也備受愛戴,但同時也遇到不少反對聲音,這證明了耶穌的話:「先知在自己的家鄉決受不到尊榮。」


[認真、堅持篇] * 車爺爺探監,他打算要認真商量先到小欖還是大欖懲教所較便捷,我努力勸說:「你信我吧!有GPS帶路。」但他不理,從背包拿出沉甸甸的地圖集,堅持要自己規劃路線。討論良久仍未得出結論,到最後車子已到達小欖;之後我們發現,大欖距小欖僅六分鐘車程!

* 大夥兒出外晚飯,樞機因胃口不佳本想只叫熱湯,我又騙又哄,表示一碟最多七、八粒才勸服他叫意大利餛飩(Tortellini),豈料上桌的卻是十六粒「版本」!爺爺堅持要我拿走說少了的八粒⋯⋯因我同樣點了Tortellini,所以當晚一共吃了二十四粒!看著我努力把最後的Tortellini放進嘴𥚃後,這時「彩蛋」來了,樞機施施然問我:「你不怕肥嗎?餛飩裡有好多芝士。」

* 忘記了一次因何事與爺爺「爭辯」,大無畏的我引用聖經勸喻他要聽從別人的意見:「亞爺,耶穌也預言伯多祿的命運呀:『你年少時,自己束上腰,任意往來;但到了老年,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給你束上腰,帶你往你不願意去的地方去。』」豈料樞機冷靜回答:「我未夠老,要到90歲才會聽話。」好,還有一年,立此為證!

[反擊爺爺篇] * 疫情嚴重,每次見到樞機都似做監護人,檢查他戴好口罩沒有、叫他切勿捽眼、問他可有時常洗背囊 ⋯⋯但總得到如此回應:「大菌食細菌。」我反駁:「這隻菌連大菌也吃不了!」終於有次,他拿著已清洗的背包展示成績:「很乾淨吧!」我讚賞之餘也不忘借勢反擊:「爺爺,幾年未有清潔,那盤水是否全變了黑色?」樞機對此保持緘默,不答。

* 一次與大家也認識的朋友吃飯,這位朋友剛做了膽石手術。傾談期間,突然浮起鬼主意的我問爺爺:「你可知道她為何膽管發炎?之前她因為健康而減重,卻因此令膽囊縮小,令膽石跌下卡住膽管。」爺爺竟信以為真,關切慰問;朋友反白眼,叫樞機不要理我。而自這次謊言騙局後,以後我說什麼,爺爺總會半信半疑:「真的嗎?」 最近樞機說, 90歲要再行「最後的最後的最後一次」獅子山。我發現自己的心態有所改變,以前只會極力勸止,怕他太辛苦;現在卻會想:「如果到時爺爺仍有體力精神登上獅子山,代表他健康,我們定當奉陪!」

曾聽過,當愈接近一個人,你愈會看清楚他的缺點;但當你有越多機會接觸樞機,越會尊敬他、愛他,因為他以一生活出他所宣講的、他所信的——愛主愛人。 爺爺,在這風雨飄搖的日子,您要平安。

P.S. 感謝平台邀請我撰寫文章,作為陳樞機89歲的生日禮物。 ****************************************** ##《天主教信友平台》:大家可有甚麼與陳樞機共度的難忘事分享?歡迎在意見欄留言(可附相片),當收集到你們的回憶及故事後,平台會將它們列印出來,送給樞機。

107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