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天主教信友平台

這是絕望的冬天?不,它將會是希望的春天

作者:思諍




今年平安夜,卻一點也不平安。當第一次世界大戰英法聯軍與德軍對壘期間,雙方士兵仍會於平安夜自發作出停戰行為(聖誕節休戰 Christmas Truce);回看昨晚香港的催淚彈屢發、墮樓、暴力血腥新聞,不無感慨傷心。 在這個不一樣的聖誕節,送給自己這本《消失了的連儂牆》。如封面所述,這是「香港人日記」——2019年,很難過,但這六個月的每一天,我們要牢牢記住。

在這短促有限的時間,《消失了的連儂牆》竟然能夠號召約百人分享他們的經驗與感受,然而這一呼百應的效率已非新鮮事;君不見這半年來,香港人已顛覆了世界對我們固有的冷漠無感印象?這城市,有最無私的抗爭者、最勇敢的後援、最傑出的文宣、最叫人驚嘆的設計......但傷痛的是,我們也撕破了最優秀警隊的面具,換來了最不人道、最濫權濫暴濫捕的警察。

這許多抗爭者、牧師、前線社工、醫護人員、律師等的文章中,我尤其被中文大學崇基學院院長邢福增教授那篇「希望之重,之於絕望之輕」所觸動。自己一直認為,這些抗爭者正在走上一條殉道之路。殉道,並不僅僅是生命的犧牲、肉身的死亡,一如作者所言:「每一次當我們選擇向強權說『不』,向更崇高的信念與價值說『是』的時候,都是殉道的時候。」説的不正是我們的年輕人嗎?

曾聽過一位年輕抗爭者的分享,沒有宗教信仰的他因著一次經驗,正考慮投向基督宗教。「那天,我們在港鐵金鐘站準備離開,冷不防海富中心的捲閘忽被警察拉下,當時只有絕望之感。只見很多同行者用身軀拚命頂著捲閘讓被困者爬出來,突然更有兩名消防員到場協助我們離開,我即時從絕望中重燃希望,知道天主從沒有離棄我。」新聞亦有報導這件關閘事件,竟原來之後消防員被其他警員質問為何防礙工作時,他們只回應:「有人被困,我們需要救急扶危。」

為教徒而言,天主能將一切最壞的變最好,祂能於黑暗放光明,可以在絕望中播種希望……而我也深信,上天堂或下地獄,只有天主能判決,並不是一個人說了算;我亦祈願,天主能喚醒一些壞事做盡的人在仍未死亡前,誠摯悔改,給自己一個免下地獄的機會。

在這𥚃,想以邢教授在書中引用的狄更斯(Charles Dickens)《雙城記》開場白作結:「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這是篤信的時代,也是疑慮的時代;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我們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我們全都會上天堂,也全都會下地獄。」

7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