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天主教信友平台

記「818」一百七十萬人集會之六、七事

作者:子路





一、沒有警察的大集會


集會前,非常擔心警方刻意不批遊行,是打算將集會後任何自發性遊行定性為「非法」,如此便可以合理化警察之後採取的驅散、鎮壓行動;同時亦憂慮數以十萬計參加者如何能夠迫進維園?回想這幾個月電視上一幕幕驚心動魄的警察圍捕毆打示威者片段,我害怕這次行動會再演變成血腥暴力。


但當去到維園,發現不到警察蹤影;各人離開集會四散各區時,未見任何警察;離開人士叫警察「開路」時,亦沒有任何回應(當天的擠迫並非由於警察封路,而是因為人太多,倒灌整個銅鑼灣)......我心安了。這次一百七十萬人集會,沒有警察蹤影,感覺更安全。


但我們不是應該為此悲哀嗎?究竟我們幾時失去了對警察的信任?


二、怕民意逆轉


此前不久,發生了示威者圍堵機場離境大堂致部份旅客無法登機,亦有人包圍並毆打疑似公安的內地人;翌日經反省後,示威者在機場集會時於背上貼上「We could have done better. Please give us a chance」的紙牌。但我實在擔心他們這些過激行為會令「和理非」割蓆,不給他們第二次機會,更可能導致整場運動民意逆轉。


結果是,可愛的香港人被雨淋至渾身濕透也要站出來。逾百萬香港人,再次觸動世界。


三、早了四個多月的「聖誕快樂」


集會後,各人分散路上「自由行」,不少車路被封,但只見被阻去路的司機紛紛搖下車窗,豎起姆指感激集會人士。最意外的是看見並排兩架巴士,司機將車頭的路線顯示牌轉為「聖誕快樂」(這是他們能夠找到最貼合當時環境的祝福,路線牌應該不能顯示「遊行快樂」,哈哈!),這早了四個半月的窩心祝福為衣履盡濕的遊行人士無疑是極大鼓舞。


我相信司機此前已衡量過會被追究的風險,君不見這幾個月白色恐怖的陰霾已籠罩各大公司:運輸署要求九巴交代圍堵警總當天加開班次接走市民的特別安排;地產商聯署刊登廣告支持政府、警察;只說了句「香港人加油,萬事小心」的機師被證實離職;更有說國泰行政總裁離職是因為拒絕提交曾出來參與示威行動的下屬名單.......這通統告訴我們,曾讓香港人自豪的這個自由之都,自由愈形收窄。


巴士上的「聖誕快樂」,很溫暖,卻也沉重。




四、帶頭喊口號的小孩


路上,不少孩子以清脆幼嫩的聲音帶頭喊口號:「香港人」,我們立刻大聲回應:「加油」。


對著這些孩子,愛護之餘,可能有更多憐惜內疚——憐惜長大後的他們,才是真正需要面對中共政權的人;內疚則源於我們這幾代人未曾盡力給予他們更美好社會的自責——我們享受過香港的輝煌,但當窺見到這裡漸衰敗的道德倫理,卻未有好好守護,盡力阻止,只懂繼續為一己鋪路,賺錢的賺錢,移民的移民......才釀成今天他們的哥哥姐姐要用血汗辛苦爭取的局面。


耶穌基督,你曾對門徒說:「容孩近我!」我相信,這些可愛孩子的呼喊能直達於你;而你,不會忍心要他們失望。


希望我們今天站出來,未算太遲。


五、這天,不再分「和」「勇」


我從不喊「不割蓆」,它讓我感覺喊口號的人是處於高姿態,強調自己不與「勇武派」年輕示威者切割。但不要忘記,6月12日正正是他們冒着生命危險,抵擋警察連放的催淚彈、橡膠子彈,送中條例才不能通過;這一役,是他們救了香港,那為何我們不嘗試放手,讓這群有勇有謀的青年爭取我們曾享受過,而他們原本該有的權利?更不要說香港的未來本就屬於他們。


818 這天,有位穿上黑色全套裝備的勇武派青年高舉紙牌,上面寫著:「和理非,到我哋陪你和平行一日。多謝你不離不棄成為我哋後盾,即使未必完全認同我哋做法,但仍堅決支持!8.18,不再分『和』『勇』」,不少參加者走過去與他擁抱。這一幕,讓人感動。


更感動的,是他們不與我們割蓆。


六、滂沱大雨下的守望相助


2014年雨傘運動後至今,香港人似乎已失去了那股勇往直前的拼勁。這五年來,埋首工作賺錢的繼續以此麻醉自己,對於政府不斷「勒索」港人金錢的大白象工程、漠視民意基礎相繼以各種手段 DQ 大比數勝出的立法會議員等種種惡行,他們徒剩無力感。


但這次送中條例猶如駱駝背上最後一根稻草,與其說今次一波波由青年推展的運動純綷源於這條例,倒不如說那是香港人於回歸後失去得太多,一直抑壓下來被政府、被貪婪政黨不斷出賣的怨氣一次過爆發。


的確,香港這廿二年失去了太多,但這幾個月,我們尋回最重要的一件——尊嚴及應有的權利。我們為犧牲的弟兄姊妹、受傷的戰友、撕裂的家庭朋友關係和白色恐怖的籠罩留過不少眼淚,但當遊行、集會時望到身旁與你並肩的同路人,大家一句「加油」、暴雨下舉傘為彼此擋雨、跨過圍欄時三四雙手伸過來攙扶,我們重得安慰。誰敢再說香港人冷漠?


我們失去了很多,卻找回自己。


七、香港教會、教友的角色


集會前參加了天主教大專聯會及正委於維園音樂亭舉辦的「曠野中的希望祈禱會」,張心銳神父的分享一直縈繞腦內,它正正是我希望教會、教友在這困難時期應擔當的角色:「我們要記住這個運動,不是追求一時三刻的勝利,而是一個長久的戰爭,就算政府不聆聽我們的訴求,我們亦需要在堂區、社區工作,朋友和家人,因為這些地方,才是我們長久真正的戰場。我們每人都有責任,讓大家醒覺......


教會應該如何在道德判斷上給予應有的方向?今天,我們不單因為政治立場,而是面對一班被政府和警察不平等和無理的對待、拘捕,甚至律政司直接干預檢控小組,製造白色恐佈。我們作為基督徒,是否選擇平時滿口仁義,到世界需要的時候,我們收聲?」


林鄭月娥宣佈籌組對話平台,成員包括政界、宗教界及教育界人士,宗教界代表有天主教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對此平台,我不存憧憬。清晰若五大訴求至今仍未獲回應,所謂的「對話溝通」又能有何作為?


但我相信,人做不到的,天主可以;而我們能夠倚仗的,亦唯有天主,祂願意的話,可以改變人心,讓有責任的人、能夠發聲的人負上他們應盡的本份,持守公正!


「上主是正義的,他酷愛公正,心誠的人必得見他的儀容。」(詠十一:7)

205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