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天主教信友平台

《神父所言,無容置疑?》

作者:子路 近來香港處於極度低氣壓之中,任何人的心情必受送中條例修訂、警民衝突影響。朋友更因爲近日的政治環境,被迫聽了一場神父對政事議論的講道,素來對政治教會事從不輕率發言的他也不禁大吐苦水。


朋友於七月十四日參加荃灣某聖堂(不開名因為不是要批鬥,只想有關人士正視問題)早上彌撒,主禮神父約半年前才由內地調來,以下是朋友的敍述:「講道中,神父甚為突兀的借一網上片段,大肆『表揚』那位作出基本義務的警察,繼而再貶低在旁的示威者和記者的『不作為』。對這說法,我難以接受,不只因這並非我對事件所了解的真相(我們怎能以好撒瑪黎雅人比喻一些以警棍打年青人頭顱的警察?),反之我更認為因著神父的背景,不應動輒在未認清情況下,妄以香港政情作講道材料......」


朋友將有關片段轉發給我,只見一少女頭部受傷而坐在地上痛哭,在旁的警察為她療傷;然而單憑此片段,神父便能知曉前因後果而在講道中發表如此評論?


我明白,神父也是人,自有其立場與看法。我欣賞他在現今仍有很多教友抱著「只談宗教,不論政治」想法的環境下,仍「犯禁」去侃侃而談其觀點,但只憑數分鐘片段便斷定誰是「近人」,這是武斷;未充份認識事件真相而在講道中發表己見,這是作假見證!


朋友的經驗勾起我數年前於沙田某聖堂、主禮神父講道中圍繞殉道聖人的回憶。記得當天是中華殉道諸聖及真福慶日,神父於聖神修院任教,與中國教會亦關係良好,故自己對他將開始的講道甚為好奇,暗忖:「他不致於會說中國的不是吧?」


果然,神父並非表揚這些殉道者的為主作證,而是反問在座教友:「他們是否必須採用如此激烈手段?嘗試一些溫和的方法不是對雙方也有好處嗎?」


當時我以為自己聽錯(猶幸這所聖堂全是木櫈,我雖有割櫈衝動卻難以成事),直想在講道中途舉手發問:「何謂殉道?殉道者竟難道有權選擇?」可不知道那天在場的數百教友,幾多人真會聽出神父講道的問題所在?抑或只要是學識淵博的牧者所言,便照單全收?


容我在這𥚃引用《天主教教理》(2473) 談「殉道」:「殉道是對信仰的真理所作的至高見証,殉道是至死不屈的見証。殉道者為死而復活的基督作証,他與基督因愛德而結合。他為信仰真理和基督的道理而作証。他因勇毅而忍受死亡。請『你們讓我成為猛獸的食物,只有藉著牠們我才能到達天主那裡』。」


可見,殉道並非選擇,而是別無他法;殉道不是立於危險前嘗試委曲求全,卻是為了作基督見證而慷慨就義,成就天主恩寵。這道理連我這平信徒也明白,故我不認為經過多年神哲學訓練的神父會混淆如斯......無論如何,天主看得清每個人的心思念慮,到最後,也是各人向天主交自己的帳。


可幸的,是我仍有選擇,以後可以轉往其他聖堂參加感恩祭,因為黑是黑,白是白,假話永遠不會成為真理。


「雖然僅有少數人獲得殉教的恩惠,但是所有的人都要準備在人前承認基督,準備在教會從不或缺的被迫害之下,由苦路追隨基督。」要知道,追隨基督的是苦路、要入窄門;神父卻教大家試走溫和、妥協之路,但「通往地獄之路,往往是由善意所鋪」(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而可怕的是,我竟然不太敢肯定,神父這建議是否出於他的善意......

162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