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天主教信友平台

淺談六宗教(歡迎分享轉貼)

作者:清風


在近期的香港「反修例」事件,六宗教領袖曾發表多份聲明,聲明的用語過份中立,經常對政府及抗爭者各打「五十大板」,沒有指出政府應為暴力事件負責,經常稱警方和示威者雙方都要適度,但忘記另一方其實是被壓迫的受害者,認為宗教應宣揚「愛、對話和寬恕」,莫視政權壓迫並準備殺死抗議者。事實上,根本不存在溝通對話的空間,人民只能夠在被殺死前尖叫和抗議。

(圖片天主教蔡惠民神父參加9月10日「香港六宗教領袖座談會北京交流團」)

六宗教的全名是「六宗教領袖座談會」,由香港教區徐誠斌主教在1972年初成立了「天主教教區宗教聯絡委員會」後,委員們隨即「拜訪」香港其他的宗教團體,更邀請各宗教來訪及參加天主教的重要慶典;各宗教的反應都很積極和主動,就在「拜訪 -- 回拜」的互相聯繫中組織了「教際」的不同活動和聚會交談;漸漸地,六宗教團體便交上了朋友,互相推動了「宗教思想交談會」,也組織了「六宗教領袖座談會」。

「六宗教領袖座談會」(簡稱:六宗教)目的本來是促進宗教交談,在信仰及社會服務交流意見,彼此欣賞。回歸之後,六宗教的意義開始變質,成為中國政府「統戰」的目標,例如中聯辦定期宴請六宗教參加交談會及春茗,國慶組織訪京團,接受北京官員訓示,美其名是打開窗口強化溝通,實質是加強國家掌握宗教界的消息及控制(可能,香港教區主教的名單,也正等待中央政府的批核)。

10年前,一位天主教的神父曾參加中聯辦組織的六宗教春茗,席間神父座在法師旁邊,神父跟法師傾談分享期間,中聯辦的官員去洗手間,神父問法師:「香港有不少新移民希望家庭團聚,這是每人的權利,也是不同宗教所提倡的價值,為何不在六宗教討論或交流意見?」法師回應:「我們都害怕得罪別人,有時我們應該閉口!」試問六宗教還有甚麼可以交流?連討論一些社會議題的空間也沒有,只變成中共控制宗教的平台。幸好,我們敬愛的湯樞機和蘇牧師附和了人民的聲音在2019年7月19日的聲明中與六宗教「割席」,跟基督宗派聯合發表聲名盡速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很明顯六宗教怕得罪中央,而沒有聯署。

既然宗教的精神可以作為社會的良心,喚醒人的生存意識和道德意識,難道面對政府莫視民意,持久發生的警暴,抗爭者受傷被捕,年輕人與學生的犧牲,宗教領袖仍對警暴隻字不提,害怕得罪政府。現在的六宗教已經淪為跟北京及中聯辦打交道!請問六宗教還可發揮到作用嗎?

今天是紀念三位總領天使:聖彌額爾、聖加俾額爾、和聖辣法厄爾天使 (St. Michael, St. Gabriel and St. Raphael the Archangels);教會仍然是撒旦所攻擊的對象,求聖彌額爾總領天使制服教會的仇敵及我們的心魔,使能拋棄對權勢和錢財的依戀,為教會及香港社會,真正實踐仁愛公義而努力。

向聖彌額爾總領天使禱文 聖彌額爾總領天使,在戰爭的日子裏保衛我們,免我們陷入魔鬼邪惡的陰謀、和奸詐的陷阱中。 我們謙卑地祈求,但願上主譴責牠。 上天萬軍的統帥,求你因上主的威能,把徘徊人間,引誘人靈,使其喪亡的撒殫及其他邪靈,拋下地獄裏去。亞孟。

23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