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天主教信友平台

梵二與我(二)

作者:耶肋米亞

(版權屬天主教信友平台所有,歡迎分享)





承上文,聖召現況與語言只是冰山一角,細閱梵二文獻,會發現很多現實與理想不符的地方。


3. 聖召短缺

還有一些想分享。

為甚麼青年不思考聖召、特別是司鐸聖召呢?舉例而言,為甚麼今天香港投考警隊的人數直線下降?因為現役的警員不吸引,未能表現出、甚至相反了作為正義化身的身分。那麼,是否現今的神父們不吸引?他們未能表現出、甚至相反了作為天主之人的身分嗎?我未敢批判,只想指出「梵二精神」在這方面的影響。

「神父是僕人,是服侍教友的,不要太嚴肅,應與教友打成一片。」結果,神父連制服都不見了。大家吃喝玩樂,遊山玩水。上次你在講道台上聽見神父提醒我們生活上的缺失是甚麼時候的事?神父經常鼓勵我們辦告解嗎?你曾否見過神父在聖堂裡祈禱?如果請你形容神父舉行聖事時的態度,你會認為是神聖莊重,或是隨便馬虎、快速了事、有個人風格,甚至是輕鬆、令人歡欣?

以下是引自梵二《司鐸職務與生活法令》:

「司鐸還要訓練信友參與聖禮,使能在聖禮中虔誠祈禱」(5)

「司鐸以基督善牧的精神,教導信友以懺悔之情,在告解聖事內,把自己的罪過告知教會,好能日漸歸向於主」(5)

「司鐸…是真理的英勇維護人,以免信友為各種教義之風所激盪」(9)

「為能盡忠於自己的職務,司鐸們應切切記得,在朝拜聖體及個人敬禮聖體時,每天與主基督談話。」(18)

「司鐸們應特別注意,以宣道職務及生活見證,顯示出服務的精神及真正的逾越喜樂,讓信友們看清楚司鐸職務的尊高與需要」(11)


4. 聖堂彌撒秩序

到訪過不少堂區,彌撒前如街市般熱鬧,彌撒後一窩蜂四散,或也如街市般熱鬧;又或甚麼主日學結業頒獎禮、善會派遣禮、經常有不同人物的分享等,例必掌聲四起,並以祭台作拍照的佈景版,聖堂頓時成了禮堂,甚麼神聖、莊嚴、祈禱氣氛立時拋上了天上之天,聖體櫃內的耶穌更在此熱鬧中顯得格格不入。

你以為這與「梵二精神」無關嗎?

從小到大,我只聽過彌撒是團體的聚會,是神聖的筵席,團體在此表達共融和合一。沒有錯吧。結果呢?大家真的將聖堂變成了團體的聚會場所而非祈禱之所,是團體的共融之處而非天人合一之處,連建築風格也放棄了傳統的莊嚴,而營造出一種柔和的格調。坦白說,進入聖堂後找位置坐下,看報紙也好,與旁人閒談也好,誰會提醒我,為甚麼不向聖體櫃內的耶穌致敬與祈禱?啊,聖體櫃都已放在一旁,誰會相信放在一旁的事物是重要甚至是最重要?

《天主啟示》憲章起首即引用了若望宗徒的說話:「我們就把所見所聞的,也傳報給你們,好使你們也與我們共融,而使我們共融於父和祂的子耶穌基督內」(若一1:3)(思高版本譯為「相通」)。「共融」這詞,多少次被誤解成人與人之間的友愛。而我聽老人家說,從前的聖堂不是這樣的。那些經歷過梵二前的前輩是否可幫助證實?還是你們認為這種街市式的聖堂是一件好事?


如有時間,下文繼續。

1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