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天主教信友平台

敢問天主教刊物公教報—— 寫在閲畢陳樞機博文之後

作者:子路 促使我寫這篇文章,全因看到陳日君樞機於九月二日一篇博文「將解決問題的責任放在他人身上?」的其中一句:「如果今天我還能在公教報發言的話(他們已判定我的文章不宜被登在公教報上了),我會說什麼呢?」他這句話教我震驚!







公教報果真判定我們的榮休主教文章不宜刊登?還是當中有什麼誤會?還望有關主編出來解釋一下刊登文章的考慮、理據,以及此前曾否拒絕刊登樞機的文章及因由,好釋除我們一眾讀者之疑慮。


借此機會,亦想略略抒發自己對傳媒以至官方刊物的意見。


傳媒,這𥚃意指新聞傳媒,是繼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外的第四種政治權力,有監察政府之效。但綜觀今天香港,很多傳媒已將趨炎附勢、靠攏政權權貴所得到的利益置於公權力賦予的責任之上,記者投身此行業的初心、風骨往往會被磨蝕。難道大老闆一聲令下,你敢違抗指令嗎?


然而,新聞媒體最終須面對的是觀眾的意見與批評,為何某電視台的記者外出採訪時會被喝倒采,慘成「過街老鼠」?其新聞為何總給人標籤為「是是旦旦」,缺乏公信力?因為他們早已背離傳媒應有的操守。


而作為教會的傳媒,求真之餘更多一重責任,就是要以宣揚天主真理為本,以愛及公義行先。「我若傳福音,原沒有什麼可誇耀的,因為這是我不得已的事;我若不傳福音,我就有禍了。」(格前九16)身為編輯的,更該有直諫的勇氣,而非成為橡皮圖章。


刊登任何新聞資訊於社交媒體如 Facebook,務必以教友益處為大前提,不應純粹講求「like」的數目。不錯,設計「長輩圖」實在省時又方便,只要一句 soundbite、一幅相關圖片......最無奈的卻是如此慳水慳力的製作卻可以搏得不少瀏覽者給「like」,但這些為讀者的裨益其實並不多。雖不是要求完全摒棄,但倚賴過度肯定不是好事。


其實,公教報何不好好利用自己作為教區官方刊物能得到第一手資料的天時地利,做得更多,作更深入而具體的分析報導外加入自己的觀點評論?一味翻譯外國教會文章,引載其他媒體報導,自己的價值會漸漸消失殆盡。


說到編輯要敢於直諫,這當然不能是單向的,亦講求領導層的容人之量。更基本的,是教會高層需要致力悍衛公教媒體的獨立運作,不應加以干預。


教徒讀者亦有責任,要知道,他們的不斷鞭策可以成為媒體進步的催化劑;今天我們若感嘆傳媒質素下滑時,可有檢視自己需要擔當的角色?讀者「無欲無求」,得到的回應當然就是「無進步」。


鞭策其中所要求的,是讀者須加強自己的監察能力,他們既要提防一些似是而非、暗藏「毒性」的文章,亦要在如今大是大非的時代敢於發聲,恨恨批判。所謂毒性,是某些文章很多時會偷偷摸摸地滲出一些沒有根據,卻整篇充斥著虛妄的「有知情人士說」、「報章或有這種言論」等似是而非的假話和分析,以收傳播歪理、分化之效(歡迎對號入座或自我檢討,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另外,題目是用以吸引人的噱頭之一,但切不可為求吸引而誤導。8月18日英文公教報Sunday Examiner 似乎犯上這個問題。當天頭條為「Protest makes airport a no-fly zone」,新近更有「Prayers for peace as the city witnesses increased protest violence」,單看題目,似乎頗為單一的針對示威暴力及其壞影響,然而警察一方的暴力竟難道可秘而不宣?這又是否偏頗?


我亦得承認,Sunday Examiner 的前副總編 Fr. Jim Mulroney 仍掌舵時,其社論是我追看的一欄,但他退休後,我真正感受到何謂「若有所失」。


愛之深,恨之切。以上分享源於自己對兩份天主教刊物仍有期望,更希望編輯們是帶著傳播福音使命去完成每一期,而非只作在任者的發聲渠道、領導者的喉舌去箝制其他聲音。


《戰雲密報》(The Post〉、《焦點追撃》(Spotlight)告訴你,媒體的價值端賴領航員在大是大非前所展示的,是昂然前行、不懼強權悍衛新聞資訊自由的態度,還是畏首畏尾、兩邊不得罪的犬儒心態。這決定你會備受尊重,抑或最終被人排斥。


若有一天你主事的報紙、媒體淪為可有可無、人心所不向的「雞肋」,那時才後悔已太遲。

279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