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天主教信友平台

我看到那群「熱愛寧靜教徒」的心盲耳聾

作者:一位願意成為發聲鑼的教徒 十一月八日,在一位本來應該前途無可限量、將來有無限可能去建設香港的青年周梓樂離世之日翻開《明報》,赫然發現有則由「一群熱愛寧靜的香港天主教教徒」刊登的廣告:「夏志誠主教,還記得教宗調停政治糾紛的初心嗎?」(留意,這篇並非投稿,文章右上角清楚表明文章是廣告)。通篇內容指責夏主教與政府對著幹,不盡力調停社會衝突......這是何其矛盾諷刺——這邊廂,青年之死疑似與警察相關,自稱天主教徒那邊廂卻在力主調停紛爭以得安寧;但當真相仍未清𥇦,任何人口說調停,只會是癡人說夢吧!

慈幼會的葉泰浩神父第一時間撰文指出整篇廣告文章對夏主教的指控如何毫不成立(可參考《公教報》Facebook 已上載的葉神父文章),我亦想在這𥚃簡述一下自己想法及對背後作者身份的質疑。


文章就夏主教自五月開始曾做過的事「扼要」且避重就輕地羅列出來,目的是營做出主教未有調停社會衝突之餘,反而火上加油的事實,奈何卻眼高手低,例如作者會記述六月初,立法會二讀辯論因示威者堵路、衝擊警方防線而被逼取消,卻隻字不提警方使用過度武力;他們亦針對夏主教指政府對市民意見充耳不聞的批評,但我敢問他們,夏主教有說錯嗎?他有誣蔑政府嗎?若主教只是實話實說,他錯在哪裏?當政府對市民意見漠視不理,又如何可建立對話平台?


這群熱愛寧靜的教友如此看得起夏主教的能力,奈何卻將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完全拋諸腦後......老實說,我們這群「吃花生」教友,正在引頸以待你們下次再在《大公報》登廣告,三問湯樞機解決政治死結策略的方法呢!


廣告內容當然也不忘譴責夏主教曾贊成六月的「三罷」及七月的罷工;而為我們一般教徒而言,主教多次呼籲港府撤回條例、回應民間訴求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又指「政治問題該政治解決」、警察不應成為磨心等建議,已是在努力平衡,希望緩和彼此劍拔弩張的關係;但為這群愛寧靜的教徒而言,這些建議竟然是「與香港政府搞對抗」?在他們的字典𥚃,調停的方法是否只是要弱勢者、雞蛋那一方不反抗、不吭聲?


文章亦談到教宗致力調停政治糾份,又說歷史上,「天主教往往擔起調停的角色」,真是如此嗎?但何謂「調停」?


要調停,先得達成雙方都滿意的解決辦法。我只知道,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面對邪惡的共產政權時,他沒有保持緘默,而是帶領波蘭人民勇敢起來對抗。而去年封聖的薩爾瓦多主教羅梅洛(Oscar Romero)在1970年代不畏暗殺威脅,勇敢為窮苦民眾發聲,他若單單要求寧靜及自身平安,會在主持彌撒祝聖聖體時被槍殺嗎?


反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猶太人被納綷黨殘害之時在任的教宗庇護十二世(Pius XII)一直被後世批評當時面對不公不義時噤聲,他甚至被稱為「希特拉的教宗」;到最終納粹德國入侵波蘭,殺害數位主教及二千多名神父修女後,梵蒂岡依舊保持緘默,這又可是你們所期望的寧靜嗎?當然,現在有不少人公開庇護十二的檔案嘗試為他平反,這已是後話。想說的,是沉黙禁聲所得到的寧靜永遠不會是解決問題的出路。


撇開討論這篇文章的合理性,我更想知道的是這群自稱教友究竟是何許人?他們不惜工本花錢登報,有何目的?若説是為香港教區好處著想,實在説不過去。登報,除了攻撃夏主教,除了將本來可以透過教區內部諮詢、投訴並解決的事公諸於世外,我看不到有其他效果,我看不到他們真的想為教區好。


事實上,這幾個月突然多了很多衝著夏主教而來的惡意批評——6月18日,《天主教平信徒》其中一篇文章「請不要陷夏主教於不義」無中生有,指夏主教連日留守政總被質疑為爭取做主教的本錢;文章一出即惹來軒然大波,最後負責人需要出來道歉,指作者承認部分內容純屬揣測;我則認為,將反送中活動與主教選任連繫起來,其心叵測。


而近數月在天主教組織的社交媒體如《公教報》及「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的Facebook,也有很多人不斷留言攻擊夏主教,但這些攻撃者的背景直教人懷疑,知道其中一位早已移居加拿大多年(我暫不開名,但此人不懈地於各大教區組織網站作出文法不通、詞不達意的人身攻撃留言,讀者也許曾見識過),此人離港時應該不認識夏主教(他甚至連最基本的資料蒐集也做不好,多次將「夏志誠」寫作「夏志城」),究竟這位正在享受加國民主自由的人,為何會如此針對夏主教?背後動機是什麼?


我相信,這些由「一群教徒」撰寫的文章將會陸續出現,首先,他們要顯示自己不是唯一,而是有一夥同路人;其次,集體行動,責任可共負;第三,他們或深信一句俗諺:「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以為人多創作自會有驚世作品,但以這篇文章質素看來,此話不能盡信;而我們必須小心這些文章的意圖,加以針砭。


若撰寫此文的一群人是真教徒而非偽裝,容我說一句,耶穌以一生教會我們秉持愛心公義,我們作其信徒、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人,甚至作為一個最基本有人性的人,在全港哀悼香港被中共蹂躪之時,在全港要求追尋青年失蹤死亡等真相之際,你仍署名「熱愛寧靜」,甘作不發聲的鑼、不發響的鈸,我只好疾呼:「你不代表我!」我亦相信,林鄭月娥説已留位給她的天堂位置,你們或能佔上一席位。

218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