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天主教信友平台

《我們需要怎樣的主教?》

更新日期:2019年8月11日

作者:野聲

自從楊鳴章主教離世後,我們一直等待新的牧者。過去個多月的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中,教會一些神長與抗爭者同行,走進人群中。社會輿論也非常關注教會的取態和行動。可惜部分教會領袖卻似乎脫離民情,未能明白抗爭者的憂慮和困苦,無法理解問題的根源。因而只是無力地呼籲對話、溝通,把問題歸咎於青年不安。甚至祭出「各打五十大板」的套路,暗示因為所有人都是兄弟姊妹,所以就不用做道德判斷。這些領袖的言論,不但令青年教友憤慨,也令不少年長教友失望。



天主的計劃出乎人意。這場「反送中」運動,正好給予我們機會去深思香港教會未來需要怎樣的牧羊人。運動仍在進行中。但即使他日完結了,香港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香港。港中關係惡化,人民自主、保衛權益的意識抬頭,政府威信一落千丈。風風雨雨,不會隨著運動結束而停止。要能在風雨中帶領並牧養羊群,需要識見、智慧,慈悲之心,以及勇氣。

(一)我們需要有判斷力的主教

正如上述,港中關係將會改變,政府與人民的關係,以及政教關係,都會出現變化。未來的主教必須認識香港政治、經濟、社會發展的基本歷史,並懂得研判現狀。最起碼,主教要懂得廣開言路,謙卑向學者等請教。假若執意要維持殖民時代那種良好的政教關係,只會越來越脫離羊群。此外,主教也需要懂得看清問題的根源。一些人喜歡執著部分新聞片段或一些激烈行為,從而譴責示威者。然而主教應該是賢明的人,應該能看穿問題的核心,是制度。制度的暴力遠較肢體碰撞可怕、邪惡。只看表面,而無法看到根底的人,不適合當主教。

(二)我們需要肯做道德判斷的主教

我們常常聽到有人說:因為主教是教區的代表,而教會內有各種人,因此主教不可以表態,要「中立」。這是荒謬的。相信教會內也有支持《逃犯條例》修訂的教友,也有支持警察暴力的教友。但難道主教就因此要「各打五十大板」,或和稀泥嗎?耶穌在不義面前,從不沉默;在壓迫前,未曾中立。主教身為教會的領袖,有責任教好教友與不義對抗。難道有主教會在墮胎議題上中立嗎?躲在「中立」背後和稀泥的人,不適合當主教。

(三)我們需要會為羊群流淚的主教。


耶穌也為自己的羊流淚。流淚是表現,更重要是擁有慈悲、憐憫之心。有些人當神父太久了,早就對羊群的遭遇麻木。有些神職人員因為得到了權力和地位,和當權者做了朋友,因此漠視一般和基層教友的困境。當有示威者感到沮喪、失望,甚至絕望,這些神長無法感同身受,無法用自己的心去了解他人的心。因麻木、權力,或地位而變得心硬的人,不適合當主教。


(四) 我們需要敢向上位者說真話的主教


中梵議題將會繼續困擾香港教友。我們都知道中國政府如何打壓大陸的兄弟姊妹,如何打壓香港人。然而我們普世教會的領袖,卻選擇與中國政府交好,並因此無視公義和人權。向世俗政權說真話,需要勇氣。向教會在羅馬的領袖說真話,可能需要更大勇氣。相信不少教友,也希望未來的主教能為被迫害的兄弟姊妹向羅馬大聲疾呼,為香港教會的艱難處境向教廷出聲。只會絕對遵從羅馬所有指令的人,或許也不適合當主教。

主教是教會牧者,也是社會領袖。擁有權力和社會地位,因此也需要肩負沉重的責任。希望未來的主教,擁有智、仁、勇三德。在不義前不會沉默,在惡政前不會保持中立,在權貴前不會阿諛奉承,在羅馬高層前不會畏懼膽怯。我們需要真正為人民的主教,一位會在真理中實踐愛德的神長,一位愛護羊群的牧者。

1627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