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天主教信友平台

回應8.18「曠野中的希望」分享

本平台徴得張心銳神父的同意,感謝張神父的大方,把其信件及回應放在本平台中,供各位兄弟姊妹分享。




回應8.18「曠野中的希望」分享

尊敬的張神父:

拜讀神父一編8.18「曠野中的希望」祈禱會禱文。文中提及:「……親愛的兄弟姊妹你們的道德良知在哪裡呢?」。 神父的提問令我深思,身為天主教徒,在道德良知的呼喚下,決定寫這封信以表對反修例事件的看法。以下內容如有冒犯之處,敬請包涵。


因應神父禱文的內容,本人有給點意見:

(一) 所言並非事實的全部: 神父禱文:「我們作為香港市民看不見他們用真正的暴力」,這點我並不認同。自六月中以來,部份返修例的青年往往在遊行後便出來搗亂。他們的暴力行為數之不盡,包括:衝擊立法會,佔據機場,禁錮及毆打內地記者,縱火,向警察投擲汽油彈、轉頭,毆打及欺凌普通市民,阻塞道路交通,破壞鐵路運輸及公共設施……等等。這都是鐵一般的事實,全世界的人都透過新聞報導看見,為什麼神父看不見?是否在自我催眠?你企圖掩飾他們的惡行,目的何在?

(二)倒果為因: 沒有示威者的猛烈進攻,又何來警察的奮力對抗?神父指責警察濫用暴力鎮壓示威活動,我倒想問一句:如果你被數十人包圍著,受磚頭、長茅、鐳射槍或燃燒彈襲擊,你會反抗嗎?每個人都有生存的權利,在生命受到威脅時用武力去自衛,是人之常情,難道有錯嗎?

(三)言論有散播仇恨之嫌: 神父強調這個運動是一個長久的「戰爭」。「戰爭」一詞充滿戾氣,在這裡使用不甚適當,只會向年輕人散播仇恨。神父提及「統戰」一番說話,亦有散播仇中思想之嫌。

(四)指控沒有理據: 反對派只管叫口號,指摘政權無理監管和打壓,但從來沒有舉出實例去支持說法。其實自九七以來,港人享有高度自由。正因為政府給予港人太多自由,對任何事都不理、不管,以致形成今日的亂局。在教育方面,教育局多年來沒有監管通識教材的內容,任由編者抹黑中國和香港政府,向學生灌輸仇中仇港的思想。同時,又容許教協長期引導教師與政府對立。在出版方面,政府任由報章造謠及歪曲事實,而從來不作出澄清或干涉;在廣播方面,它更縱容政府資助的港台長期製作反政府的節目。這樣看來,港人的自由幾乎是沒有底線的。怪不得現今年輕人任意破壞公共設施,以粗言穢語詛咒及毆打異己吧。

(五)人云亦云,不去求證: 反對派指出遊行人數是二百萬,神父對此深信不疑嗎?有沒有求證?用簡單的算式,我們可以計算至少要用上22小時,才可以把二百萬人用地鐵運載到遊行地點。你說有可能嗎?

(六)盲目支持反修例: 反修例的人常指摘政府不回應五大訴求,其實特首已宣布修例「壽終正寢」,為何他們在字眼上仍然爭拗呢?其他訴求特首亦已逐一回應,我不在此詳述。根本上運動已變質,年輕人是藉機搞港獨,務將香港弄致一蹶不振。為何神父還要盲目支持他們呢?

總括而言,神父言論偏頗,分析欠公允,實在難以服眾。我們作為教徒,對教會有很大的期望,現在教會的表現和我們的期待有很大的落差。令我們感到很失望。教會又未能引導年輕人向善,使他們明白違法達義是錯誤的行徑。如果要實踐基督精神,教會是否應該跟隨教廷以寬恕代替仇恨,對中國政府放下成見呢?現在部份年輕人已泯滅人性,他們的暴力程度已嚴重威脅到警察、市民及自己的生命。在這嚴峻的時刻,身為神長應該呼籲年輕人停止暴力,改以理性的手段爭取訴求,勿再受別有用心的人所利用。希望張神父能出一分力,令社會早日回復安寧。

主佑! 2019年9月3日


親愛的x兄弟: 多謝來信。雖然我這幾天忙得不得了,我還是應該抽時間回答你。一方面因為我覺得你很有誠意,另一方面因為我怕不少人也像你一樣想法。所以我(除了你的姓名)也把我們的對話公諸於世。 (我討論的次序1, 3, 2, 5, 4, 6是指你來信的分段)

1. 你不同意我說的「我們看不見他們(勇武青年)用真正的暴力」,你說我「掩飾他們的惡行」。 其實有一點你說得對,我們該盡力去認識全部事實。多謝傳媒,我們祇要有誠意去認識,不難認識幾乎全部事實。最好不要祇看一份報紙(更不能祇看TVB!)。 當然,這些「勇武青年」和我們「和理非」不同,他們以為應該用一些比較激進的方式來表達他們的(我們的)不滿,刺激大家想想:為什麼這些(絕不是慣常犯法的)青年竟做這樣的事,而且很明顯不是為了什麼私利。市民最介意的大概是一些示威者所造成的不便(塞馬路,佔機場)。如果你看看世界別處,在對政府抗爭時,這些不便是市民免不了要付出的代價。 也有少數打鬥的事。忿怒中有人失了控。但周圍的勇武士都叫「不要打!不要打!」。 很明顯,他們的底線是:「不要傷害人!」他們的敵人不是「藍絲帶」,不是警察,是無動於衷的政府權貴。 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曾說過:「可以忿怒,不可仇恨」。但克制忿怒並不容易,青年們基本上還算做到。

2. 不要介意「戰爭」那兩個字,聖經裡也常出現,教會的倫理也承認至今還不能說「自衛的戰爭不道德」。其實「戰爭」就是一場利害的,大規模的鬥爭。在教會歷史中有刀槍砲彈的戰爭(對付異教敵人)。現在說戰爭主要是指精神價值的衝突(戰勝三仇:私慾偏情、世俗精神[以為人不需要天主]、魔鬼的誘惑、依納爵神操)。 我的會祖聖若望鮑思高這樣求聖母:「大能的貞女……你「嚴肅如陣容整齊的軍旅」(雅歌6:10),……在困難、戰鬥、痛苦中保衛我們克勝仇敵……」 對「暴力」我們也要有全面的了解。如果有人失了理性危害社會,社會為保護自己有權用暴力克制他。正常的情形下是政府的公權按法治安。但在強權的政府奴化人民的情形下,也不排除人民可以進行暴力革命(天主教教理2243)。當然有五個必須同時存在的條件才能革命。我們現在絕不是到了那地步。我們還在努力用和平的方法抗拒暴政,爭取民主。

3. 更重要的是你文中的第二點:「倒果為因」。究竟什麼是因,什麼是果?我們不能太近視。香港回歸祖國後我們一直被欺騙,被侮辱。「一國兩制」早已走樣。這才是因,其他發生的是其果。 一個強權的政府,又「釋」法(其實是「改」法,是「增」法),又修改立法會規則(DQ由數萬票選出的議員)。 最關鍵的是基本法所許諾的普選(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一次又一次被拖延,最後,人民大會常委(8.31)給了我們一個「袋住先」的假普選。 人民忿怒了,「佔中三子」提出了很理性的公民抗命,是在國際法律界受認同的、尊重的。可惜,熱血的學生,沒有策略,被政府愚弄了。「佔中」變了「佔鐘」,表面上是失敗了。有理想的公民被判入獄。香港人有造反嗎?沒有。我們沉着氣,繼續和平爭取。 最近,自作聰明的特首,以為有機會向中央獻計,想出了一個「送中法」。還好,香港的法律界人士給我們解釋,這法例是多麼危險,如果通過了,像有把刀懸在我們頭上,連言論的自由也沒有了,時時有可能被押到大陸法庭受審。 人民又出來遊行了。無數市民和平抗議,特首不聽,用警力(甚至警黑合作)壓制和平抗爭的市民。你能責怪青年在絕望中試用一些稍為激進的手法嗎?要我們和這些準備為大家犧牲自己的青年們割蓆嗎?不,「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我們是在同一陣線。

5. 你說「人云亦云」。「哪裡有一百萬,二百萬人遊行?」我倒想問問,你有沒有真正在場參加?人實在多得不得了!民陣公佈參與人數後更惹來不少質疑,説數目實在是報少了。 求真精神,是當有懷疑時,嘗試置身實際情況觀看,了解真相;也許,你到時質疑的,反而會是警方公佈那可笑的數目。

4. 你說「指控沒有理據」。你說回歸後「港人享有太多自由」。其實那些自由是殖民政府留下來的,他們當然沒有給我們民主,但尊重了基本的自由。我在前面提了很多理據,証明回歸後的政府不斷地削弱我們的自由。

我是慈幼會會士,特別關心教育。回歸後共產政權第一件成功的事就是在「校本管理」的糖衣包裝下,違反基本法明文的許諾,把辦學團體的辦學權奪去了。後來也心急的提出了「國教」,也就是洗腦式的愛國教育,家長們緊張了,出來抗議了。國教計劃沒有撤回,祇是不再強加所有學校。 政府倉猝推辦「通識教育」的目的無非是為了幫助洗腦。可是他們根本沒有做好功課,讓有智慧的老師們「騎劫」了政府的工具,香港的學生也有智慧地發揮了分辨是非的能力,現在董伯伯竟說通識教育是一切「動亂」的禍根!?

6. 至於你說反對派「盲目」支持反修例,那就不免有侮辱人的嫌疑了!尤其是那一班勇武的青年,他們的IQ明顯超出常人,那些「和理非」的老鬼也望塵莫及,根本不敢向他們指手劃腳,更不要說來領導他們(他們不要大台)!議員們出來支持他們倒是大家欣賞的。 至於「外來勢力」「別有用心」的講法更是荒謬。年青人的勇武派固然高調呼籲世界各國聲援我們的運動。我們是「中國人」之前,先是「人」,世界上人人有責任關心在困境中的「近人」。 其實所謂「呼籲」是客氣的講法,更準確地該說是「喚醒」他們,美國副總統曾在一篇演講中清算中共的不是,其實那演講不如說是「懺悔書」:美國太長期放縱中共,讓他們富起來,越來越強橫。為了自己眼前的利益(中國買了大量美國債券,投奔美國的貪官及家屬帶來投資和消費,美國人民享受廉價用品made in China……)對中共政府奴化人民的惡行,從來不敢哼一聲! 你又說「年輕人搞港獨」,那又絕不符合事實,那些搞港獨的是極小極小的一部份,梁振英才是「港獨之父」,正如今日的林鄭才堪稱「革命之母」!

我們的願望是:中央信任香港市民,以誠意執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國策;香港保持了它的優勢,才能為祖國繼續作出它不能替代的貢獻。 我們求上主光照在社會上有影響力的人都能辨別是非,站在公義的一邊,站在弱者的一邊。 為那些不惜一切而縱容警黑勾結及鼓勵警力施暴的權貴,我們祇能祈禱(正如我那天在「曠野中的希望祈禱會」中說的):上主,我們不叩拜蠻橫的(政權)並不是出於傲慢、自大。我(們)這樣做是(為)……堅強維護……人的尊嚴、天主子女的尊嚴……我(們)的上主,只有你是我們的君王,求你援助我(們)這(群)孤苦無靠的人!(見艾斯德爾傳)

主內, 張心銳神父

54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