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天主教信友平台

回應蔡惠民神父彌撒講道辭(為香港祈福彌撒):盧德與香港

作者:小若瑟







如果我要用盧德比喻香港:

如盧德回鄉、到田間拾麥穗、主動親近波阿次一樣,香港人用盡方法,誓要找到生存之道對天主有絕對的依賴,但尋找超性的幫助之餘,同時善用人性的智慧與能力
如天主一貫的行事方式,祂的眷顧雖永不缺少,卻要人盡力而為,好配合天主的計畫,實現救恩。

愈來愈多人問:教區除了出聲明外,可以做甚麼?


祈禱會、彌撒、分享會不少,又呼籲人守齋、做克苦,實際行動卻欠奉。我想起了依撒意亞先知書:「我所中意的齋戒,豈不是要人解除不義的鎖鏈,廢除軛上的繩索,使受壓迫者獲得自由,折斷所有的軛嗎?」(58:6)


的確,教區的神長們沒有參與暴行,可是「第五誡禁止,對意圖間接地引起一個人的死亡而袖手不管。道德律亦禁止,在無重大理由下,讓某人暴露於致命的危險中,以及拒絕對處在危險中的人伸出援手。」(《天主教教理》2269)


聖堂不是開放作休息站了嗎?而事實上,沒多少人真的需要到聖堂避難。難道就不能幫助更多呢?


八月二十三日,教區舉行的彌撒中,講道提到「堅持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包容,以及彼此沒有前設條件的開放與溝通」(講道原文),已見主事者之荒謬。看到自己的孩子被惡意傷害,第一步不是應該阻止對方嗎?你說,二者都是天主的孩子。那麼,兄弟打架,不是應先阻止欺負人的那個?作父親的,只聲線溫柔的叫雙方放下分歧,坐下對話,然後欺負人的繼續惡行。這是甚麼樣的父親?


可以做些甚麼?


「受絕罰和禁罰在科處或宣判後,以及其他頑固地處於明顯的重大罪惡中的人,不准其領聖體。」(《天主教法典》915)


高官中有不少天主教徒,虔誠與否難說,但這是教會履行本分的一步:提醒他們,靈魂有危險,是時候悔改了。當然,如有人要討論他們是否「處於明顯的重大罪惡中」,我就無話可說了。事實是顯而易見的,選擇自欺欺人,又如何真誠的溝通呢?


為一個天主教徒而言,整場運動,不是關於罪人的歸依、良心的醒覺嗎?聖經中處罰的原則是充滿愛德的。保祿宗徒這樣說:「應把這人記出,不要與他交際來往,好叫他慚愧」(得後3:14)。處罰是教會內幫助人悔改的一種方法。「對於一個罪人悔改,在天上所有的歡樂,甚於對那九十九個無須悔改的義人。」(路15:7)


如要走出困局,依靠的不是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而是對天主的信任;需要的不是沒有前設條件的開放與溝通,而是承擔起一己的責任。眼望天鄉,腳踏實地,才是天主教徒處世為人之道。

294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