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天主教信友平台

「毫無抵抗能力的基督」?——評《公教報》社論

作者:無言

(版權屬天主教信友平台,歡迎分享)





看完再看今期《公教報》社論「臨時協議——信德的行動」,許是筆者不才,暗問自己:「我看了甚麼?」


單看題目,已知是維護中梵協議的文章;但若要達到維穩效果,評論須有根據有內容,絕對不應該通篇充斥空泛言論,或只引經據典吧?


引述文章讓人嘩然的一段:「耶穌在聖經記載中所做的最偉大宣講,就在十字架上付諸實行:毫無抵抗能力,也孤立無援。我們相信一個毫無抵抗能力的基督或一個選擇了不去保護自己的人,我們也相信我們的教會是一個毫無抵抗能力的教會。」


耶穌真是毫無抵抗能力嗎?他於十二之齡以其智慧挑戰經師的權威;他動怒驅趕在聖殿𥚃進行買賣的人;他三次勝過魔鬼試探;他平息風浪;他復活死人;他在彼拉多前接受審判卻毫無畏懼⋯⋯再數今天的福音,耶穌正是挑戰法學士對他「哪條誡命最大」的試探;上週福音是他如何擊潰了法利塞人「給凱撒納稅」的圈套。


被釘十字架的是救世主,不是因他毫無抵抗能力,而是他決意以十字架的方式,「獻給天父的贖罪祭」(CCC 1939),是正義和仁愛的行動,去拯救人類。耶穌確實選擇了不去保護自己,但「毫無抵抗能力」及「選擇不去保護自己」完全是兩回事!社論作者卻以此引申出教會也如基督一樣「毫無抵抗能力」,這全無邏輯可言。教會是基督的妙身,自不然也需經歷苦難、死亡及復活的奧跡。殉道者學習基督流血捨身,他們的血更成為教會的基石,難道筆者不知聖伯多祿廣場,是宗徒之長伯多祿行刑的地方(羅馬帝國的刑場,處決不少基督徒)?事實上,我看到的是現今教廷選擇不去抵抗,選擇不去保護內地的神職教友,是不折不扣的「反見證」及「惡表」!


似乎,在中梵建交之前,《公教報》會與內地天主教教科書先作融合。君不見這句「我們的教會是一個毫無抵抗能力的教會」與中國官方教育部門審定的學校教科書中將耶穌赦免罪婦扭曲成耶穌用石頭砸死罪婦,均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有歪理荒謬的幌子?


再說,社論中所講的信德,是要我們如第一段國務卿帕羅林樞機的一句,相信延續協議「為的是進一步證明它對中國教會有用」這論據?縱使這份協議如何不透明、不公開?


筆者卻認為,信德應是建基於對天主的信靠,相信無論如何邪惡的協議、無論如何錯誤的教廷決策或高壓人治,我們也相信天主最終會將這些陰霾變做美好。但,上主也是公義的,祂必會審判作惡者。


所以,對復活基督的信德,及這篇社論所指——對罪人組成的教會、教廷所作行為的信德完全是兩碼子事,請社論寫手別要混淆大眾,蒙混過關。作為一份代表教區官方報紙的負責人,可否容讓讀者閱讀多點有質素的文章?


再引述第二段的一句「雖然協議實施兩年來乏善足陳」,筆者失覺,竟原來這位社論作者似是對中梵協議知情,否則如何能知道協議實施下來的情況乏善足陳?這段若非報刊編輯純粹臆測,便一定是教區高層親自筆錄。


作為教友,見證過這一年香港教區如何「毫無抵抗能力」後(但卻有能力撰寫譴責神父教友的家書牧函,天主教教育事務處卻有能力立刻回應《國安法》的推行向學校提指引),已深切體會到何謂「哀莫大於心死」。而今天香港天主教又一「傑作」,是玫瑰崗幼稚園及小學無預警辭退十五名教職員!


相信,在這些困境當前,才真正是我們展現信德行動之時。

10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